Memories of Peng Shared by Friends & Mentors

        我多么希望这只是一个梦,能够醒来的梦。还记得14年的时候,我们第一次见面,那时候只是简单的交谈。没想到缘分让我们能够在19年相聚在chapman,半年的室友生活让我更多认识了你。我刚到美国的时候人生地不熟,你特别热心帮我解答疑问,带我去carmax买了第一辆车;在电影方面我常常向你请教,你每次都很耐心;在我拍自己的短片的时候,你很热心来帮忙,拍摄过程中你也给出很多建议和意见。除了白吃你的咖喱牛肉,我在你身上还看到了很珍视的品质,你对梦想的坚持——这种坚持更像是明知前路艰难,但我也要一路走到底的决心与执行力。

        19年我刚来查普曼,我们深夜在Anaheim的租屋里聊到理想,分享彼此大学时候青涩稚嫩的“作品”,聊喜欢的电影,聊影像拍摄的技巧,我能被你的坚持与实干感染,对我来讲,你是亦师亦友的存在。我当时在自己影片发行上碰壁,情绪极度低落与沮丧,当时你试图帮我排解这种情绪,试图对话与沟通让我重新思考如何面对与抉择,或是在失落的深渊拉我一把,我至今非常感激。后来我回到国内,我们再次在北京相聚已是去年中旬,我们去逛了罗红的摄影博物馆,看到你依然坚持着自己的电影方向,其实对于当时的我而言,也激励和影响着我。

         你的善良,平易近人,对梦想的执着,让我钦佩。时常觉得我们永远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子,只有当下是我们能够把握的。翻看以前的vlog 恍如隔世,那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复盘拍摄讨论创作,在美国的半年一直后来的日子,你身上的故事都给我了积极的影响。

         我多么希望我们能像往日一样,度过每一个看似平淡的日子,哪怕不常联系,也能知道彼此都在各自的路上往前走。当得知噩耗,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让你听到这些平日里并不会说出口的话,我不会忘记相聚的时日,不会忘记那个执着勇敢的兄弟🕯

                                                                                      ——Merlin Wang

IMG_6039.JPG

        谁能想到能在剧组里一眼就认出来了戴口罩的你,和微信聊天时一样的谦虚、认真、有趣。你是我大概见过最好的人,你对电影的热忱让我都自愧不如。我相信我们只是遇到了一个人生的岔路口,因此去到了不同的平行宇宙。在另一个宇宙要比我过的好哦,要拍出你想拍的那个片子,有一天我们一定会再见。                 

                                                           —— Fiona Lu / USC MFA Animation

       

      棚哥與我相識四載,時間雖不長,但友情深固。棚哥是我來美留學認識的第一批電影人。那時候的棚哥已經有相當豐富的工作經驗。棚哥在工作上見解獨到,勤奮好學,知書達理。棚哥在專業上知識面甚廣,平時也不吝嗇與人耐心分享他獨特的見解,甚至會系統性地分析各種因素。不得不令人佩服他對學習的深入和熱誠。

      而為人方面,棚哥謙虛老實,刻苦耐勞,有著極高的親和力。面對當年工作鬆散,想法幼稚的我也顯得十分包容。在片場上更是會默默善後,留守到最後的一個組員。回應別人稱讚時總顯得靦腆害羞,是一個外剛內柔的漢子。每當棚哥與我交談時,他總會情不自禁地回憶起當年我們一起跟隨着查普曼和紐約電影學院的前輩們的時光。那是我們工作和學習上最開心的時光,認識到一群志同道合,抱有相同理想的同路人。私底下,棚哥十分幽默有趣對朋友更是兩肋插刀,深受朋友愛戴和歡迎。

      棚哥一直是我的學習對象,不僅是他豐富的工作經驗,更值得借鑒的是他對生活的態度和高尚的情操。願你可以在另一個國度繼續追隨你的夢想,實現你的理想!

—— 馬家駿 / NYFA, New York Film Academy

        Aaron was my DP for my first official short film. He was the one and only wanted even more production meetings than a director. I really appreciate his enthusiasm of filmmaking. He was always on the way to volunteer work on more projects. He always keep smiling and told me there is nothing can’t be overcome.

        I have worked under his camera department so many times with travel around the whole LA area. He never complained a single word even we all so tired on some overnight shoots. I still remember he how appreciated me for the overnight shoots, he told me not many people willing to do it.

        Yes, Aaron such a hardworking and talented individual that always willing to do anything for filmmaking. I wish we can see his smile one more time…rest in peace Aaron, we will continue your dream of filmmaking. We will always miss you. 

——Wenqin(Melody) Ni/LMU MFA Film Production 

       Cardellini 上rig之前要缠一圈gaffer tape在里面,跨了180也有聪明的跨回来的办法,随时出现在需要的地方带着我想要却来不及说出口的B Board,在我拍不完焦急的时候拍拍我的肩说,没有关系的,我们一起慢慢赶进度。
      永远安全第一的你,永远谦虚善良的你,永远踏实肯干的你,永远的,真正的, 热爱电影的 电影人。

      你说: “我觉得女DP超酷的! 你也超酷的!要加油变成更加厉害的女DP啊!” 我一定会的,一定。
      Aaron, You will never walk alone.

  —— Eva Wu / USC MFA Production

      刚认识就有莫名的感觉会在将来和你在路边摊吃着烧烤喝着啤酒聊人生聊电影,当时脑子里面已经有你被我喝倒趴在桌子上的画面。真的很期待。之后大家还讨论等这段时间忙就去唱歌喝酒,我还一脸得意的想让你见识一下蒙古人的酒量和长调。没想到一切都还没来得及做你已经去了另一个世界,微信聊天就停留在好友通过的信息。那咱就下辈子吧,下辈子咱喝酒,我喝趴在桌子上也行。拍电影上剧组,FM101.8草原频道长调歌手继续把你唱笑。 一路走好

 —— 多杰才旦 / NYFA, New York Film Academy

      依旧感觉每天活在梦里,醒来这个世界没有你了。最认真负责的学长棚哥,最善良勇敢的棚哥。在组上尽全心全力监督Safety protocols,缠好所有的safety tape,在升降机上一次又一次检查灯光器材,在我看不到的地方默默为我付出那么多的帮助与建议,大汗淋漓时也自愿帮忙搬运了最重的道具,布光时有才的你也提了很多很棒的建议。

      你是我第一个认识的Chapman学长,记得我们初识时你就热情地邀请我去Chapman看展映,五月份我们也约定好一起去彼此的学校看毕业展映,聊着我们下一次的合作。没有明天了,没有五月了。所有有关你回忆,作品与故事将永远鲜活。我们一定还会在不同维度看电影的,对吗?我们一定会带着你对电影所有的爱与执着去延续你的梦想,好吗?We will always remember you, your enthusiasm and kind heart in supporting me and every student filmmaker.                    

                          —— Jiacheng "Tiffany" Wang / USC BA Media Arts + Practice

             

      回忆起你的时候,印象还停留在Aero Theatre的门口,冷风吹着,在昏暗里聊着刚刚看完的电影的夜晚。四个人就这么傻站在门口忘掉了时间一样地甚至聊到影院的工作人员出来,将导演的名字一个一个地摘下来。
      十二月的风是凉的,大家眼睛里的热爱却是炙热的。
我真的向来喜爱聊起自己喜欢的事物时眼里放光的人。对你的印象也永远停留在了那个时候。
      但是对我来说,你眼里的光也就永远都不会灭掉了吧。
      天堂如果真的有电影院的话,会不会放滨口龙介先生的电影呢?

—— Anonymous USC Student

        棚哥是一个很细心很专业责任人很强的人,一部剧筹备时,就已经把机位和构图景别设计出来了!我从影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碰到这样专业的摄影指导,也大大的提高了我做光的效率!

        还有我拍摄时脚受伤的那几天,一直关心我好些没有,让我待酒店休息,好好养伤!可是我都看你那么认真了,不能因为我而耽误工作的流程和效率吧,所以我休息了半天就拐去开工了,我想说的是,跟你在一起工作,你身上的那股认真 负责是会感染到我的!

                                                                                                  —— 佚名

        很巧的是棚哥和我最好的朋友是同一天生日。每年我都会祝福他生日快乐,每年我生日的时候也都会惊喜的收到他的祝福,这种互相之间的惦念、尊重、关怀,对我来说是友情很好的体现。

   —— 佚名

        一个我见过的最谦和最认真的摄影师,一个会收留流浪动物并和它成为朋友的大男人,一个野心勃勃才华横溢的新锐导演。好兄弟,在天国要继续做热爱的事情!下辈子还要一起拍戏。

                                                                                                          ——覃旦 导演

        棚哥喜欢做苦瓜炒肉。我问他为啥,他说吃吃苦没啥不好的。

        拍毕设的时候,我嫌弃他镜头拍的不好,他当时自己也很疲倦,看上去不是很开心,但他没说什么。晚饭他给我做了苦瓜炒肉,我们一起吃完他就开心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可能他就是笨罢。

                                                                                                  —— 佚名

  给友人王棚的一首纪念诗:

《沙丘》

沙丘上的热浪和往常也没什么不一样

天还是好蓝

沙地如绸缎绵长

只是有些事情在心里不再一样

 

她坐在那里想着

为什么有些人可以那么开心

他们在开心什么

神经系统之间好像隔着万千深渊

 

很久以前的当时

还有落雪的沙漠

和海边的星光灯火

梦想和热爱在肉眼可见的地方有具体的形状

而如今我们只剩想象

那滴留在沙丘的眼泪是否还有回响

苦楚和孤独在咽下后是否有人分享

祈祷的烛火能否可以连成一片星光

 

There is no choice of words that could ever describe an ounce of pain. But we will keep walking, and walking together.

 

                                                                              —— 佚名 Anonymous

        你說相信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即使我們形容的語言或方式不同,但我了解我們通往的是相同的地方。 既然是無限的時空那麼總有一天我們會再以各種方式相見。 到時候我們再繼續聊動畫,繼續探究福音戰士,再聽你各種有意思的見解。

——David Chang

        第一次见他,是在长沙青年旅舍的一楼。那天长沙的风很大,凛冽而刺骨,我抱着冻僵的身体坐在一楼的沙发。说实话,这是我第一次进电影组,既不自信也十分忐忑,好在我碰到的第一个人是棚哥。他温柔而谦逊地与我打了招呼,加了联系方式,说话时声音很低,但并不沉闷。能看得出我经验的缺乏,于是耐心地告诉我该做什么,并安慰不用担心,事情很简单,对于一无所知的我而言,这是一份温柔的礼遇。我看着他一头卷发,胡须张狂,如罗马人般雕刻立体的五官,我暗想,这真是一个狂野又儒雅的人。

        拍摄的日子过得很快,我对自己的未来也有了新的安排,分离后棚哥说,百灵,期待你的作品。我礼貌性地回复,我会努力的。然而棚哥却十分严肃地告诉我,创作不应该是一件以努力为动向的事情,而应以“表达”为冲动,创作应该是快乐的。我感到羞愧,为我的不认真与不真诚,我也将这句话铭记至今。棚哥是一个十分认真,谦逊,且有创作才华的人,我期待有一天我能够合作时,才发现已没了机会。我感到非常失落。没能在棚哥在世时多向他请教一些问题,多说几句话,那也索性将这种遗憾化作记忆,以文字的形式记下来。

——匿名

        我与王棚相识是在田咖喱导演作品的一次内部展映,第一次聊天就感觉到面前的人绅士、谦逊、非常亲和。之后也在另一个展映看到了他的作品,我们交流了很多心得,互相鼓励。我有幸在拍摄多个USC学生作品时获得过与我同期上下两届的各位查普曼摄影系学生的支持和帮助,他们每个人只要来到组上都会立马成为摄影灯光组的中坚力量,王棚也不例外。之后我们也经常在双方学校以及其他一些展映碰头,每次见面都会进行愉快的交流。2020年下半年,我们都回国了,有一次我在北京拍片适逢中影节,他把他的一张电影票让给了我,记得是《小伟》。问及为何他不过来,他说在为他九月份西藏的纪录片项目做准备,当时真的既羡慕又为他高兴,能在西藏拍片实在太棒了,只可惜没有办法在北京相约。我们还约着之后一定要在国内相聚,可惜,天妒英才,再也没有办法赴约了。

——Hark Xu / USC MFA Film&TV Production

        “你们最喜欢的爱情片是哪一部?”在一场戏拍摄结束后,棚哥问了我们这个问题。于是返程的路上,我们非常愉快的讨论了约莫40分钟关于我们喜欢的影片,这也是那部长篇紧锣密鼓拍摄的日子里,最让我开心且难以忘记的时候。棚哥身上没有一丝自傲,和我这个门外汉交流他的专业问题也依然保持谦逊,尊重所有人的看法。

       《芳芳》至今还躺在我的“想看”片单里,因为我坚定相信我还会有这种与棚哥交流的机会,还有机会找他推荐好看的电影。就如开头他问我们的问题,或许在他的眼里,感情是一件再纯粹浪漫不过的议题了。现在,我们也以同样纯粹的感情回馈他,怀念他。

——匿名

        棚哥是我见过的为数不多兼备谦逊、真诚、善良、才华于一身的创作者。记得我们第一次合作的时候,因为我没车,你就每天不厌其烦地从Anaheim开半小时车到Irnine找我聊;我俩常常就一个分镜来回磨三四个小时,我性子急,你就用你的patient一点点感化我,让我学会慢下来看看世界;每当我感到疲惫,只要一抬头看到你神采奕奕提出各种见解的兴奋样子,我便一下又来了精神。

        夜晚,在烧烤摊上,我们不聊工作,聊起你的家人、女朋友时,你总是先微微低头,浅浅一羞笑,然后再开始娓娓道来你的故事。你是那么地立体,鲜活、即便在我的回忆里随便抽一帧,你始终是动态的:笑着的、沉思着的、忙碌着的、为人付出着的。

        你喜欢的导演作品中曾有这么一句话:“当一个人诞生时,他是软弱的、柔顺的;当一个人死亡时,他是坚强的、冷酷的。当树木成长时,它是柔软的、弱性的;当它变得干枯、坚硬时,它即将死去。” 棚哥,死神在你最柔软的成长期中把你带走,让你无需经历干枯和坚硬的阶段,所以你永远是鲜活的、柔韧的、与朝露同在的。你终会升上你信仰的天堂,再度创作,也许有时会有“日常的迷惘”,有时也会安静地“等一场雨”,但只要扎根在艺术的土壤中,就像你相信的那样,你会获得真正的平静、安宁、祥和的。R.I.P. 🕯️ 

——和你曾并肩作战的“八导”

        两三年前在黑乎乎的usc的剧院里拍摄,我是AD,他是AC。和他聊起宗教,我问他是怎么成为基督徒的。他说,在国内的时候有段时间在朋友家住,看到朋友有英文版圣经。他开始读想用来学英语,看着看着,圣经中的故事让他着了迷。 很多关于宇宙和生死这样对世界更大的疑惑被解答,于是开始信奉,成为了基督徒。

        近几年我上电影学院,平时演戏也会做杂技,经常对自己的人生充满困惑因为找不到明确方向。他给我留言说,“君如在百变人生中切换自如”。 给了我新的看待自己人生的视角。

—— 君如 June USC BFA Production

I’ve only hung out with Aaron once, but I was really touched when he was telling me his dream and aspiration of telling stories about the minority groups in China, which is something I deeply admire, and looking at his instagram, you can see he was an amazingly talented cinematographer.

 

Aside from being a wonderful cinematographer, he was an incredibly sweet and loving partner to my good friend Zilai. She would often bring him up, talking about how he would cook for her and put too much salt into the food, and I’d tease Zilai, expressing how jealous I am of her for having such a sweet partner.

 

It breaks my heart to hear his passing. And I can’t imagine what his loved ones are going through. Please help out so his family can pay for the plane tickets and come to the US to bring him home, because the ticket price is three times more expensive during COVID. You will be missed, Aaron.

—— 刘煜 Nira Liu

        很多年前我们第一次认识的时候,就觉得很投缘——我们本科都学数学,都为了拍电影不眠不休。只是毕业了以后我自以为曲线救国,而你却是真正勇往直前,只身飞往美国求学,只为追寻电影梦。到了美国以后,偶尔听你分享求学和拍摄的见闻,我仿佛感同身受,羡慕你的同时也回想起那些年梦想开始的地方。

        你谦虚且坚韧,冷静且热忱,理性且义气,是那种值得信任、能够依靠的战友。你才华,品格和勇气集于一身,总是在最艰难的时候,给与我支持和鼓励。我很佩服你身上的那股韧劲,即使这条路不容易,我也一直相信你能走得很远很远。

天妒英才,无法想象你就这样离开。小鱼儿,一路顺利。

——AGOI Leo

To Be Continued...